健康新闻

文武双全的冯国璋被叫“冯狗”这到底是为什么

  1899年10月,袁世凯在山东举办新军秋操。受邀观摩的德国驻胶州湾总督对新军军容印象深刻,将负责新军操练的王士珍、段祺瑞和冯国璋三人誉为“北洋三杰”。前两位干将,人送外号“王龙”、“段虎”,而文武双全的冯国璋却被叫作“冯狗”,这到底是为什么?

  狗的智商在所有动物中智商排名前十位,相当于人类4至7岁的小孩。将冯国璋和狗相提并论,并非带有贬义,而是他颇具狗性。1859年1月7日,冯国璋生于直隶河间(河北沧州)西诗经村人。冯家原是村中四大户之一,后因父亲科举不中,精神失常,致使家道中落。

  上图_ 冯国璋(1859年—1919年),字华符,一作华甫,直隶河间市西诗经村人,直系军阀的首领

  冯国璋好学聪颖,刻苦钻研,在7年的私塾和书院学习过程中,成绩优异。1884年,冯国璋经叔父介绍,投身淮军,靠给别人写信记账,人缘颇佳。第二年,淮军统领刘祺慧眼识珠,保荐冯国璋进入天津武备学堂,研习步兵科。

  从军后的冯国璋文武方面皆有斩获。作为一名军人,他曾在学堂放假期间,考取了河间乡试的秀才。李鸿章闻讯,对他刮目相看。他在朝廷举办升统制的考试中一次过关,个人才智得到充分体现,而段祺瑞却屡试不中。

  就军事而言,冯国璋毕业后,放弃留校任教的职位,效力于淮军名将聂士成。他运用精于算术的特点,绘制集《东游记程》,在甲午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有了此役的功劳,冯国璋倍受聂士成的垂青,以清朝驻日大使随员的身份,赴日考察军事,留下了大量近代先进军事资料和笔记。冯国璋既精于枪炮阵式,又长于测绘算术,军事素质高出其他军人一筹,被聂士成赞为“武校文生”。

  和狗相处日久,会发现它对主人非常忠心,冯国璋也是这样的耿直boy。凭借军中的出色表现,聂士成把冯国璋推荐给好友袁世凯。当时,袁世凯在小站训练新军,看到冯国璋著作的军事材料,视若“鸿宝”,给予了“军中之学子无逾公者”的评价。

  1896年,袁世凯求贤若渴,将冯国璋招入麾下,任其小站督操营务处总办兼步兵学堂总办。有了袁世凯的提携,冯国璋仕途步入快车道,历任军政处总办、正黄旗蒙古副都兼统陆军贵胄学堂总办、北洋军统制等职。1909年,冯国璋被任命为陆军军咨部军咨使,相当于陆军参谋长,成为袁世凯的心腹爱将。

  袁世凯的知遇之恩,冯国璋心知肚明,意欲投桃报李。1910年10月10日,武昌起义爆发,革命军迅速攻占三镇,声势浩大,举世震惊。清朝急任冯国璋为第一军总统(相当于军长)跟随陆军大臣荫昌南下革命。冯国璋唯袁世凯是从。大军路过彰德时,他只身前往洹上村养寿园向佯装养病的袁世凯请示机宜。后者指示:“慢慢走,等等看”,冯国璋言听计从,不敢忤逆。

  经过讨价还价,袁世凯取得清朝的军政大权,强势复出。他命令冯国璋进攻汉口和汉阳的革命军。冯国璋指挥李纯、王占之和陈光远等三协北洋军攻打汉口。革命军力战不敌,化整为零,潜入城内,与北洋军展开巷战,战事进入白热化。冯国璋亲临战场督战,下令火攻汉口。11月1日,北洋军借风纵火。大火烧了三天三夜,商民损失惨重,汉口化为白地,革命军遭受重创。北洋军顺势攻占汉口和汉阳。

  上图_ 段祺瑞(1865年—1936年),字芝泉,曾用名启瑞,生于安徽合肥,皖系军阀首领

  北洋军正欲再下一镇,冯国璋收到袁世凯“按兵不动”的停战令。令他大感费解的是段祺瑞接替了他的指挥权。冒着生死打仗,结果被段祺瑞捡了现成,冯国璋回京后闭门谢客,大为懊恼。原来冯国璋对袁世凯的六字秘诀理解不够全面,对革命军不留余地,打得太狠。

  段祺瑞号准了袁世凯的脉,一方面大声疾呼拥护帝制,另一方面暗中推动南北议和。此时,暴露出冯国璋不懂政治的短处,一不小心成了反革命。这恰恰说明了离开袁世凯的冯国璋什么都不是,正应了“冯狗”的外号。

  狗是人类忠诚可靠的伙伴,但它只是宠物,不能代替主人做出决定。由于汉口之役的战功,冯国璋受封二等男爵,他对袁世凯更加忠心,但他也面临着“忠君”和“爱国”的艰难选择。为了尽快实现辛亥革命的全面胜利,身为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发表声明:“如清帝实行退位,宣布共和,则临时政府决不食言,即可正式宣布解职,以功以能,首推袁氏.”

  袁世凯深知逼迫清帝退位,必须迈过禁卫军这道坎。这一军事组织全系满蒙成员,一旦在京鼓噪哗变,后果不堪设想。袁世凯决定任命深得满蒙贵族信任的冯国璋为禁卫军总统,为自己谋取私利扫清障碍。

  1912年9月,关键时刻“挺袁”的冯国璋升任直隶省都督兼民政长,并于次年擢升为上将。1913年3月,受袁世凯指使的杀手刺杀了宋教仁,引发“二次革命”。冯国璋再次充当袁世凯的“马前卒”,转战江淮地区,为“二次革命”立下汗马功劳。

  上图_ 宋教仁(1882年4月5日—1913年3月22日),字得尊,号遁初

  战场得意的袁世凯,动了复辟称帝的念头。1915年6月,冯国璋闻讯,亲赴北京劝说袁世凯。对方“指天誓日绝无此事”,并且表示一旦有人迫其称帝,就到英国当寓公。回南京后,冯国璋才知上当,感叹:“他哪把我们当自已人呢?他们做工倒真不坏。”而袁世凯指派亲信监视冯国璋,双方关系抛入低俗。冯国璋“忠君”的道路走到了死胡同。

  1915年12月12日,袁世凯称帝,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。冯国璋联合李纯、朱瑞、汤芗铭和靳云鹏发布“五将军密电”,对袁世凯逆势而动的行为进行了批判。他数次拒绝袁世凯的拉拢和诱惑,立场鲜明地支持共和制度,对袁世凯取消帝制起到了积极效果。冯国璋终于背叛了主人,走上“爱国”的道路。

  袁世凯倒台后,北洋系分裂为直系、皖系和奉系三大派。在与皖系“段虎”的斗法中,直系“冯狗”始终处于下风。尽管如此,他坚定地主张“和平统一”,用来抵制段祺瑞提出的“武装统一”。

  1919年12月28日,冯国璋在北京突然辞世,享年60岁。临终前,他留下遗言:“和平统一,身未及见,死有遗憾,希望总统一力主持,早日完成。”1928年12月底,奉系首领张学良宣布“东北易帜”,民国实现形式上的统一,证实了冯国璋“和平统一”战略的可行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