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咨询

黄大德:世纪回眸 外公邓尔雅之谜(二)_人文频道_

原标题:黄大德:世纪回眸 | 外公邓尔雅之谜(二)

外公之“笔误 ”

友人谈论外公的书法、篆刻时,往往质疑他写错字。如董建在《作字如治印??邓尔雅行书扇面》文(载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《中国书画报》)中,指出了他的“笔误”,“风陈”应为“风尘”。若按此类推,外公的书法、篆刻中那就错字连篇了。难道外公真的如此没文化吗?其实人们还未读懂邓尔雅。

外公生长在书香世家,受家风熏陶,自小对“六艺”产生浓厚的兴趣。当家庭教师为比他年长六岁的哥哥上课讲授《文字蒙求》《说文部首》等书时,他饶有兴趣地在旁边当了个“旁听生”,自言“乃翁六岁诵无邪”,自小便略知“六书”体例。人家的小孩在外玩耍,他却在家里玩弄石头,捉刀嬉戏。他更大的兴趣是读书,家里的书读完了,便买价廉的点石影印图籍来看,买不起的或其他珍贵版本古籍便向戚友借阅,以资博览。十五岁师著名学者陈东塾的高足何邹崖和黄屺香先生,因而得以继承东塾的学术思想。他嗜抽卷烟,随身带着许多烟纸,每当读书或和朋友谈天说地或在茶馆读报时,若一旦发现有用的资料,便用烟纸认真抄录下来,回家后分类整理。外游时也不忘搜集各地的民间方言、词汇,加以注音、释义。

外公八岁便开始篆刻生涯,有“早年金石号神童”之誉(沈禹钟:《印人杂咏》)。其篆刻与书法,最大的特点是印从书出、下笔有由。下笔举刀之前,必在字源考索上下一番功夫,自言“六书”根底太相干,不考说文心未安。

招魂(附边款) 1.9×1.3cm

外公作品的署款,多把“尔雅”写作“尔疋”。“疋”字不少人以为“匹”字,因此称他为“疋叔”或“匹先生”,至今仍为艺坛笑谈。为此,友人曾专函询之。他解释如下:来函敬悉,承问疋之分别。此字即字典亦靠不住,非从篆文求之不可得也。兹另纸录呈。此弟之名字,研究甚清楚,自问不致误,非敢夸也。理应如是耳。疋音雅,正也。故与正字相近,又足也,故与足字相近。又音疏,疏字胥字从此偏旁。匹,数目字,四丈也。两信也,匹偶也,匹配也,匹夫匹妇也,马四匹谓之乘,马光影一匹长故曰匹,俗变作疋。雅,鸟名,今俗作鸦,兹将变化之次序列左……有趣的是,有数方印是以广州方言“耳瓦”入印,其中一方边款曰:“吾粤方言,尔雅与耳瓦同音,尔雅刻此,有瓦釜雷鸣感焉。”